手机教父,生于

日期:2020-07-31 14:12:37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余承东、雷军和陈明永,他们是中国智能手机公司华为、小米和 OPPO 的「掌门人」。根据 IDC 的报告,2019 年上半年,这三家公司分别在全球 TOP5 手机厂商排在第二(市场占有率 18%)、第四(9%)和第五名(8%)。如同 1990 年代中国台湾公司抓住了 PC 产业的机会一样,十年之内这三家智能手机公司迅速崛起和壮大,在全球范围内成为苹果和三星的最大竞争对手。而他们,很凑巧地都出生于 1969 年。

中国传统形容年龄的成语是「五十,知天命」,他们也掌握了智能手机行业的命脉。

2019 年 4 月 10 日,OPPO 公司在上海发布 Reno 手机,从之前畅销的 R 系列切换为新的 Reno 系列,OPPO 官方定义 Reno 开启手机下一个十年。很少有人知道,当天是创始人兼 CEO 陈明永五十岁生日。四个月后,8 月 9 日,在上海,华为正式宣布了谷歌安卓操作系统替代方案 —— 鸿蒙操作系统,当天也是华为终端 CEO 余承东五十岁生日。余承东和生日蛋糕的照片,传遍了社交网站。又过了四个月,12 月 16 日,是小米创始人雷军五十岁生日。小米「京漂」9 年后,雷军在北京建成了总部大厦,算是一份生日礼物。

美国畅销书作家格拉德维尔曾经在《引爆点》一书中描述,1945 年二战结束后,大批军人返国,从而使美国出生率迎来高峰。后来改变了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那批人,大多数都是出生在婴儿潮期间。开启了消费级电脑时代的乔布斯和比尔盖茨,以及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都是在 1955 年出生。他们互相竞争,相互影响,成就了彼此。

对于陈明永、雷军和余承东而言,2019 年相比三家公司同时崛起的 2016 年,有了更多不确定性。

  • 2016 年,OPPO 爆发出异常活力,成为国内年度销量冠军;
  • 雷军奋起直追,连续调整节奏,最终推出后来引领行业的全面屏的 MIX 手机;
  • 华为则雄心勃勃,同时布局国内外两个市场,冲击高端市场。

    但是,2019 年华为海外市场受到美国压制,转攻国内,虽然拿下 40% 以上份额,前途却更不明朗,它会成为一家中国区公司吗?OPPO 和小米,需要面对华为高端降价冲击波。IDC 数据显示,2019 年 OPPO 第三季度市场占有率从去年同期 20.5%,降到 16.6%,小米同期更惨,从 13% 降到 9.8%。

    年岁既同,战场已定,回望过去,未来谁能最后胜出?放在全球视野中,这一批中国制造业代表性公司能否在世界商业史上留下什么?似乎都有机会,一切又都是未知之数。这是透视手机大佬们心怀、视野和对现代商业理解的一个契机;是一场牵涉到创始人成长经历、性格、信念、文化基因和价值观的长久对决。

    性格

    陈明永对于公开表达,始终找不到恰当方式。比起雷军、余承东,低调让他显得神秘。

    2018 年 12 月的一天,余承东给陈明永拨了一个电话。陈明永有事没接到,他回拔过去,很快又挂掉,他打给了双方一个手机行业共同的朋友了解情况。朋友告诉他,快到年底了,估计老余今年业绩不错,中国区份额第一,想请大家吃顿饭聊聊。陈明永没再回电话,也没去赴宴。

    2012 年,陈明永带着 OPPO 向智能机转型。余承东刚从欧洲回国,接手华为终端业务;雷军做软件起家,最早看到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变革机会,硬件制造需要补课。面对最新业务,互相之间有很多话题聊。「那时经常召集大家一起吃饭,都还给面子。」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老杳告诉腾讯新闻《潜望》,他们同框的照片至今挂在公司墙上。

    星移斗转,一起聚会的周鸿祎,已经离开手机圈;提供指纹芯片的汇顶科技张帆,已把公司做到千亿市值。他们再次相聚也有了障碍。

    自 2016 年 OPPO 冲至中国区手机销售第一名之后。表面平静,暗地里华为开始像素级研究 OPPO,铺开线下门店,提出千县计划,零销店每天都在上演厮杀。在线上,华为荣耀全盘复刻小米开创的互联网模式。新近加入小米的卢伟冰对此印象深刻,「华为成长过程,任何一个都是先拷贝再去超越的过程。」

    2017 年 4 月,华为发生 P10「闪存门」事件,舆论攻击一波接一波,华为怀疑有「友商」在背后推波助澜。2017 年 12 月 3 日,雷军与余承东二人在乌镇互联网大会前夜丁磊组织的饭局上相遇,二人相互碰杯,把酒言欢,暂时熄灭战火。

    而有些事情很极端,让陈明永无语。2018 年,OPPO 的人发现,在欧洲,OPPO 热销中的 R17 型号被华为抢先注册。OPPO 有人一气之下也抢注了华为的商标。「这样做绝对不行,损人不利己。」陈明永对腾讯新闻《潜望》说,「商业本质必须回到本分,一定要从用户角度考虑,不能从竞争驱动 —— 给别人挖个坑。

    2018 年 12 月底,在深圳一个闹中取静的茶馆里,陈明永与包括腾讯新闻《潜望》在内的媒体做了一次交流。当时,正值年底,OPPO 上升势头不再,「产品节奏出了问题,」陈明永说。OPPO 公关团队鼓励作为 CEO 的陈明永出来面对媒体,把自己想法表达出来。

    陈明永穿着黑色休闲西装,留着短发,典型四川人身材,不胖不瘦,按照约定时间,他一个人,上午 10 点准时到达。

    也许是与媒体记者隔绝太久,陈明永一开始有一些不自在,甚至腼腆。他有一个习惯与雷军相似。曾在金山工作过的暴风影音创始人冯鑫记得,雷军在金山有撕纸的小习惯 —— 找一张纸,撕来撕去,直到最小 —— 他的手里要一直拿着东西去处理。开始交流时,陈明永两次差点端走作者的茶杯,后来一直在手中把玩名片。

    不过,熟络之后,他就自如起来,显得相当随和,忘带名片,也会主动提出和采访者加微信。对于业界流传的关于他诸种轶事,比如从来不与 vivo 沈炜交往、2014 年之后从不参加产品发布会等等,也都有所谈及。随着我们访谈逐渐深入,他有问必答,他不讳言与余承东交往过程中的细节,和盘托出对于高通芯片和联发科芯片兼采制衡,以及放弃明星代言模式的原因。

    但是,把小范围说过的话传播出去,陈明永显得犹豫。在一些半公开场合方面,他说话很直。

    2012 年 9 月下旬,雷军出席了一个手机圈聚会,现场还去了金立总裁卢伟冰和 OPPO CEO 陈明永等人,陈明永在现场直接表达了自己对一味依靠低价追求市场份额的担忧「公司到了年终股东分红,难道每个股东分几个市场份额就可以了吗?」而这正是当时小米给外界的印象。

    2013 年左右,占全国六分之一份额的中国移动广东分公司把手机厂商一二把手叫到一起开会,商议智能机发展目标、定制技术方向,讨论屏幕尺寸和价位,比如 999 元和 1299 元手机,屏幕尺寸不一样等 —— 运营商定制手机这是 2G 时代的典型模式,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可思议。

    1234下一页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